网站简介 - 创作团队
简讯 |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杂文 > 散文 > > 正文

赵培龙:真诚的款待

来源:创新文学网 作者:赵培龙 时间:2019-12-14

去年底去北京出差,正值年会高峰期,因临时决定,订酒店成了问题。说实话,到一地出差,很不想打扰麻烦亲戚朋友,但这次似乎不行。动车上,我在想,北京的同学、朋友、战友找谁帮助呢?思来想去,决定找先前共事多年的余君。这一说与其六七年没见面了,期间通过几次电话,每每师傅长师傅短的,弄得我十分感动。找出号码,拨出,没接。再打,还是没接。心想,几年前的号码,余君可能早就换了。这么想着,开始寻找第二个朋友的号码。一个胖大头浮现脑际,对,就找王胖子。刚要拨号,手机响了,余君!一番寒暄,仍然是一口一个师傅,人家也五十好几了,而且是高层机关的领导,再这么叫,有些心热脸红了。我说明情况,他随即答应没问题。我说:“你工作忙,订好酒店发个信息给我就行了。”电话那头急了:“我们师徒好几年不见面了,难得打电话给我,怎么说也得拉拉家常叙叙旧,喝上两盅。”我说:“现在一来年纪大了身体不允许,你嫂子不让喝了,二来你身居高层,工作忙,不能添乱。”电话那头笑了,高声地说:“第一我们少喝两杯,不劝;第二我自己掏钱买单,放一百个心。”

挂断电话,心头暖暖的。这酒还没喝,似乎有点醉了,两腋生风飘飘然起来。闭目养神之际,余君传来简讯:酒店已订好,晚上就在酒店小酌。

麻烦添大了,大家都很忙,还要破费。都是订不到酒店惹的祸,实在是没办法。越想越觉得虽然内疚,但十分惬意。北京南站下车后,我直接去办事,办完事赶到酒店,已是傍晚5点多钟。我感到有点累了,简单洗漱和衣而睡。

朦胧中电话响了,一看,余君电话。再看时间,6点半了。他让我去二楼餐厅。我一骨碌爬起,赶紧下楼。令我惊喜的是,余君竟然将我的好友费教授一同邀来。老朋友见面,格外亲切。点好菜,余君拿出自带的酒。我一看,心里“格登”一下,怎么能喝这等好酒。余君看出我的心思,说:“我带了两瓶不同的酒,你先尝一小杯,鉴定一下真伪。”说罢倒上一小杯递给我。我抿一小口,啧啧嘴,品不出来。余君笑了,倒一小杯给教授,教授同样说尝不出来。余君自已喝一小杯,同样弄不清所以然,他说:“北京人都说这酒护肝,但市面上真贷不多。既然这样,与其真假难辨,咱们不如喝地产酒。”见我和教授首肯,于是,他打开带来的另一瓶看上去包装十分精美的酒:“那酒不管真假,也算请两位兄台喝过了,现在咱们喝点放心酒,边喝边聊如何?”我和教授拍手称快。

一个小时后,我们三个谈笑风生走出餐厅。余君的小脸红扑扑的。我问余君:“怎么不把那瓶酒带上?”余君回答:“那酒让服务员倒入水池了,算是我请两位兄台喝过名酒了,这样小弟才能心安理得。”

我和教授先是一愣,继而心照不宣开怀大笑。

责任编辑:碧 盛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栏目导航
Copyright © 2018-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
咨询电话:15927618989 QQ:2865185296 投稿邮箱:2865185296@qq.com
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,请来电或致函告之,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,否则,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,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网站工商备案
网站备案:鄂ICP备18008340号
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