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简介 - 创作团队
简讯 |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杂文 > 散文 > > 正文

家乡最后一棵老树

来源:创新文学网 作者:杨仁才 时间:2020-01-09

家乡最后一棵老树

 

我的老家在随县高城镇。这里乡风纯朴、乡亲善良。高城在古时是非常繁华的集镇,因唐朝一高姓的在朝廷当宰相而得名——高城。它顺漂水河西岸而建,有一里一座庙,三步两道桥,九棵大柏树,后面还有一个缸窑的美称。三座庙是指高城寺、东王庙、祖师庙;高城镇从高城寺始到祖师庙止,延绵近两里路。东有漂水河相伴,西有一条小河缠绕。小河上建有一座两石墩的石桥,故三步两道桥。整个街道的走势像一条龙,龙头面对漂水河,龙尾止于小河石桥。

 

据说唐朝的时候,一小叔与嫂子通奸闹出人命,风水先生说此镇风水不好,才将整镇南迁到现址。俗语说:“小叔子搞嫂只当一了。”在高城是行不通的。70年代学大寨治山治河,平整土地改良田时,高城寺以下大片土地挖出大量秦砖汉瓦,使这个传说更有了真凭实据。

 

 

东王庙后面的九棵大柏树也是唐朝时栽的,现在都需要四五人才能合围。我孩提时还有五棵,现在只剩下四棵,被政府保护起来了。第五棵柏树本已空洞,被迷信的老人当成神树,在烧纸时不小心从里面烧着了;烧了整整一个星期,剩下的残枝还做了二十副棺材。

 

高城在古时是重要的物资集散地。一河两岸建有三个码头,上码头、中码头、下码头。古时交通不发达,大多物资靠船运。因漂水河是府河的支流,水量有限。船运只有在丰水季节行驶。漂水河高城以上乡镇根本不能行船,生产的粮食、油料、棉花及土特产只好集中在高城,等漂水河涨水时再用船运往汉口等地销售,然后运些日用百货回来。新中、兴隆、白庙、石门、岩子河、天河口、殷店、草店、朱店、淮河等地的土产品都囤集于高城,等待销售各地。所需日用百货完全用骡马再运往各地集镇。故而高城是随北一带的重要驿站,每天进镇的骡马多达百匹,故称百马驿城。为什么别的地方叫店,而高城叫城呢?渊源就在这里。

 

每年秋收已罢,丰水期过,所有的舟船便停运了。高城逢单是集市,每逢单日街上热闹非凡,猪行、粮行、酒行、粉行、染行样样都有;杀猪的、劁猪的、宰羊的、开茶馆饭馆的、说书的、唱鼓儿词的、唱大戏的、玩把戏的、开裁缝铺的、磨豆腐的、打铁补锅的、剃头的比比皆是,常把高城街道挤得水泄不通。高城的千张、豆腐、香油是全随州有名的,老百姓常用来送礼、上贡。

 

我的家就在高城对岸,与高城一河之隔,鸡犬相闻。那里属山水畈地,特产丰富。小时候古树参天,山上常有野兽出没,经常把家猪叼走,毛狗咬鸡那是家常便饭。河岸的杨柳成行成林,满山的松树、栎树;山边、地头有很多枣树,甜枣、酸枣、称砣枣。最奇特的枣子是早熟枣,一般的枣子六月六枣子红屁股兜,而这种枣子割麦子时就熟了,这可能是世界独特的枣树,属孤品。每个湾子都有几人围的皂角树,夏天一湾子人坐在树下乘凉、聊天;到秋天,每家人将皂角采摘备用,用于洗衣、洗被,既天然又环保。

 

 

漂水河一河清水,自然是我儿时游玩的天堂。学校一放暑假,就和小伙伴们整天在河里捉鱼、捉虾。有一种叫沙虎的鱼,白天躲在沙里,我们就用脚走拱,拱出后它跑不远,顾头不顾尾一头钻进沙里,可以直接用手去抓。在河里有多种捉鱼方法,有试鱼、用铁鞭子抽鱼,用枪勺抓鱼,用撒网网鱼、用蛆、苍蝇耍鱼。试鱼就是用碗,碗里放点诱饵,碗面用沙布罩着,中间开一个洞,鱼儿钻进去就不会出来,等会照直去收。

 

白鹤远远躲着人们,为了它们生计而奔忙,我看惯了它们捉鱼的方法及套路。

 

有时我顺着清清河水,仰面趟在水里,闭着双眼任河水冲流;从中码头一直漂流到下河。

 

夏天的晚上,一河两岸的人们,拿上几床被子,来到松软的沙滩,有的谈古论今,有的铺被而卧,尽情享受大自然的清凉。我就是那时跟大人学会了认牛郎星、织女星、北斗星等。也知道了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。

 

春天里垂柳依依,梨白桃红;夏天里瓜果飘香,燕子啁啾;秋天里霜叶泛红,柿子断枝;冬天里喜鹊登枝,银装素裹。

 

漂水河以她的无私、大爱养育了一河两岸勤劳的人们。

 

76年初春,我当兵离开了家乡。6年后回乡探亲,我看到家乡的老树几乎被砍光,我们那独有的枣树、皂角树一棵也没有了,给我儿时带来无限欢乐的漂水河也被破坏得不成样子。唯一剩下一棵老柿子树。

 

 

 

后来我复员回乡,被安排在城里工作。每年回乡几次。分田到户后,那棵老柿子树及树下四斗田正好分到我家,我嘱咐父母一定要把这棵老柿子树保护好。分田到户后对自然生态又进行了大规模的破坏,山上的几坡松树被砍到一棵都不剩,河边的柳树先是被砍,后来连树蔸子也被人挖了。一眼望去像是被剃了光头一样;山上只剩些低矮的植被。

 

90年代初,我把父母接到城里居住。我那块四斗地连同那棵老柿子树一同转给了别人。但每年清明节朝祖,我必须要看看那棵老柿子树,每当看到这棵老柿子树枝叶茂盛,硕果累累时我心里就美滋滋的。

 

这棵老柿子树从我儿时就看到那么粗,似乎没长,树龄最少百年以上。它每年只是无私的给予,挂满满树金灿灿的果实。60年灾荒之年,生产队将柿子集中起来,分配给每家每户。特别是晚上,人们吃点柿饼、柿干、喝点开水,将就一顿,帮很多人度过了难关。

 

一次回乡踏青,看到新承包人正在锯那棵老柿子树的树枝,我上前问他,锯它干嘛?湾子里就剩下就棵古树了。他说这棵树老了,光树荫就占地一斗多,将他地遮到了,影响他地里收成。我的阻止是仓白无力的,只听到老柿子树在他锯下痛苦无助的呻吟着,我的心在流血,像被人生生锯着我的胳膊。等朝祖后下山时,这棵大树已轰然倒下,老家的最后一棵古树已不存在了,整个老家的印象在我心中也模糊了。

 

我儿时过年家里杀鸡、杀猪。大人先将鸡抓住,嘴里念叨着:“鸡鸡你莫怪,你是桌上一碗菜,今年早些去,明年早些来。”念后才杀;杀猪时男人们帮忙抓猪,女人手拿着猪盆,嘴里念祷着:“猪噜噜,猪噜噜。”有的烧柱香,烧一把纸,有的女人还抹一把泪,想把猪的魂留着,来年槽头兴旺。我看这不是迷信,这是古人、前人心心相传的仪式,这是对大自然的敬畏,对生命的尊重。这里面有儒家、道教、佛教思想哲理。儒家讲和谐,人与自然、人与其它动物和谐相处;道教讲平衡,万物一失衡,社会就会有灾难;佛教讲法积德、行善,你要破坏平衡,你要结束其它动植物的生命,你就要对自然界要有个交待。

 

人们一味地向大自然疯狂索取,任意挥霍大自然赐予我们的一切,最终会得到大自然的报复的。

 

责任编辑:邓 圩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栏目导航
Copyright © 2018-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
咨询电话:15927618989 QQ:2865185296 投稿邮箱:2865185296@qq.com
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,请来电或致函告之,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,否则,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,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网站工商备案
网站备案:鄂ICP备18008340号
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
Top